我的靈魂是愛

我們以藝術療癒了自己 也療癒了彼此

「其實我不曾畫過我的狗」,近年以動物主題為創作題材的蔡宜儒回溯他的創作,在曾與他感情最為深厚的黑色柴犬KING KING離世後,也許是某種迴避的心態,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與處理心裡的悲傷,他從不敢輕易碰觸與KING KING的生活回憶,而是將牠放在記憶底層的收納盒內,在心裡靜靜地闔上對牠的思念。

在「我的靈魂是愛」展覽前,他未曾預期到會有這些作品的形成,而這展覽反卻成為他療癒自己與揭露自身生命故事的一個有著特殊意義的展覽。

歡樂與哀傷都是生命的意義所在

蔡宜儒提及因最近接受一個喜愛藝術與喜歡他作品的朋友委託進行一件創作,看到朋友在她深愛的貓咪離世前與寵物溝通師的一段生命對話,朋友希望在多年後的現在能將這份愛以繪畫化為生命的記憶,這件特別的委託創作無形的觸動了他一直深藏於心的對愛犬的思念,於是開始畫出一張又一張KING KING的樣貌,在直視生命的痛楚中,他以繪畫作為精神的翱翔,穿梭在每一張畫布裡,最後發現自己彷彿跨越過那道悲傷,體悟生命像是道五顏六色的彩虹,也好似一首音符,他以色彩和線條作為旋律與音符,音符的高高低低如同生命中的起起落落,他記得生命中與KING KING相處的快樂遠多於傷痛的那一刻,明白到歡樂與哀傷都是生命的意義所在,情感獲得釋放,不僅療癒了自己,他也將這樣的情感意念帶進他被委託創作的作品裡,希望他的作品也能療癒更多的人。

「我想,我應該早點畫出KING KING」,蔡宜儒這樣說。

繪畫風格如同經典電影「美麗人生」 將殘酷現實轉化為幽默童趣

「我的靈魂是愛」展從蔡宜儒以愛為創作的本質出發,透過想像與回憶開展出一系列與愛犬KING KING穿越古今時空,帶著愛與幽默趣味的繪畫故事。畫面中 KING KING時而化身古時的「員外」逛花園或是坐在戰車上「出征」,藝術家幽默地將愛犬的日常生活風景如在家中走動或是外出兜風的場景轉化為趣味橫溢的作品;而「旺來」一作則是將傳統中有著狗來富與柴犬招財的隱喻和鳳梨的台語發音結合,玩味著從生活中而來的文化意趣,流露出不落俗套的討喜;「柴犬噴火龍」和「米奇與KING KING」則分別從恐龍和米奇造型的趣味感顯現童年的生活記憶,童趣的赤子之心與濃烈的色彩語言激盪交織成不同的生命旋律。

曾入圍多項國際影展的導演陳永錤與多次和蔡明亮導演合作,並獲第46屆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的藝術指導李天爵,即因蔡宜儒鮮明的繪畫風格邀請他為近期電影 < 惡之畫 > 創作電影裡的靈魂作品,李天爵說:「蔡宜儒的作品裡夾雜著動物的赤子之心與高彩度的濃烈情緒,其中的情感張力和戲劇性,讓我想到非常喜歡的電影  < 美麗人生> 中那份父親對孩子的愛,他將現實的痛苦隱藏在歡樂的遊戲氛圍裡,讓孩子一直保有純稚的笑容,而蔡宜儒則是將殘酷的現實轉化為畫布上的童趣想像」。

這不僅是一個展覽,也是「我在藝術」2020年獻給大家關於愛的一段生命故事;在今年突如其來的一場病毒下,我們的世界剎那間被改變,我們的生命似乎如此的孤獨而脆弱,但此時,我們的心中可以有愛,可以讓愛將殘酷的世界轉化為溫暖的情感,因為—我們的靈魂就是愛。

我在KING KING身上看到了自己

蔡宜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