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靈魂是愛

米奇與KING KING 40F 80X100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米奇與 KING KING

蔡宜儒的童年回憶裡,家裡養過許多隻狗,柴犬 KING KING與他感情最為深厚,記憶裡KING KING 的個性非常頑皮好動,像是狗界的過動兒,老是破壞家裡的物品,可以說是個超級破壞王。

米奇同樣是蔡宜儒童年的回憶之一,作品畫面中KING KING 的前方放置著一根煙,以擬人趣味化的方式表現,暗喻生命從童年發展至高中的不同階段,KING KING  在他的生命裡陪伴了長長的一段美好歲月,而米老鼠則是陪伴著所有人的童年長大,屬於這個時代大家共同的集體回憶;將兩者並置的意象創造出童年回憶的對映與擴大生命的向度,運用強烈的色彩對比,以少見的藍橘紫等寒暖色系形成燦爛溫暖的色彩印象,再以豐富的色調融合筆墨線條中柔裡帶剛的變化,形塑畫面整體的動靜平衡。

柴犬噴火龍 50F 91X116.5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柴犬噴火龍

原始的狼性基因似乎仍存留在柴犬KING KING身上,除了睡覺之外牠沒有一時半刻可以安靜下來,外出時經常驚嚇到人,家裡為了牠還曾包過多次紅包給人壓驚。

這張作品訴說著 KING KING 彷彿有著一種野性的原生狀態,結合噴火龍造型吐出炙熱燃燒的火焰,突出畫面的主題與造型上的新鮮趣味,主角底下的大片留白形成了畫面的穩定感,畫面兩旁的樹幹與盆景枝葉,隨興的塗鴉創造出交錯的層次感。蔡宜儒習於運用各類繪畫工具如油畫用筆、東方毛筆或其他自製能表現出繪畫效果的工具,使筆墨的運用變化來處理畫面的濃淡疏密、輕重虛實,帶出畫面的韻味和層次。在近距離觀看他的作品局部細節時,從暈染流動的墨韻、輕薄厚實的肌理到飛白游絲的書法等各種抽象表現,皆來自於他生命內在的水墨精神。

出征 20F 60.5X72.5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出征

相信狗狗們每天最期待的除了吃飯就是可以外出兜風吧? 柴犬KING KING也不例外,當主人只要一將狗鍊拿出,牠就立刻開心地往前衝,但不同於其他狗狗,牠從未跟隨主人的腳步,與主人一起悠閒的漫步,相反的,牠只能讓主人手牽著鍊子另一端,跟在牠的後頭一路往前橫衝直撞。

這幕逗趣的畫面在作品《出征》中,藝術家幽默地將愛犬外出的日常生活風景比擬為愛犬開著戰車,露出調皮的眼神與舌頭,坐在戰車上英勇的衝鋒陷陣向外「出征」,彷彿外面的世界就是牠的戰場,淘氣的表情模樣讓人不禁會心一笑。在趣味的造型與故事底下,蔡宜儒以輕快活潑帶著童趣的方式,揉合筆墨書寫的文學感與潮流性的塗鴉表現,畫面的處理由點至線到面,及色彩肌理的變化與表現都是他繪畫當下的心靈痕跡,轉化為一種韻律與節奏的形式美感。

員外 30F 91X72.5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員外

記憶中在一個深夜裡,KING KING 突然走進房裡,像是父母走進房中探視熟睡的孩子一般,接著靜靜地轉身離開,這個巡視的動作與眼神在蔡宜儒的腦海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此時他將愛犬化身為古代的員外,穿著長袍在花園裡遊逛觀看園內的植物盆栽,古今相異的時空,角色的交錯,構成一幅充滿想像趣味的畫面。色彩基調帶著古典書畫淡雅的韻味,藉著員外以白描表現的衣服造型暗示,融入書畫中花鳥系統的構圖佈局,以主角眼神視線的帶動看到右上方暗藏的狗骨符號與右下方的盆景植物,形成畫面中賓主關係的聯繫與呼應,同時在佈局中表現東方書畫在空間裡留白的美感意境與植物枝幹的疏密處理,在畫面結構的處理上重視理性的安排,但未過度預設做法,而是在色彩與結構中取得感性與理性的平衡。

旺來 40F 80X100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旺來

古語「圖必有意,意必吉祥」,傳統的吉祥圖案中蘊含著深厚的文化思想與情感,如常見的祥禽瑞獸形象,即經常被巧妙地通過借喻、比擬、諧音、象徵等方式,表達對未來的祝福與祈盼,成為一種美好祈願的載體。「旺來」一作即以柴犬KING KING和鳳梨組合並置,將傳統文化中有著狗來富與柴犬招財的象徵隱喻與鳳梨的台語發音結合,藉由作品名稱的趣味與畫面中的圖像傳遞一份祝福的寓意,幽默的玩味著從生活中而來的文化意趣,流露不落俗套的討喜氣息。畫面中鮮艷的橘紅色調輕鬆的帶出歡欣愉悅的閱讀感受,右側鳳梨旁局部線條的運用則加深畫面的活潑律動感,將洋溢著喜氣的祝福氛圍表露無遺。

奇遇記 60F 97X130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奇遇記

藝術像是無所不能的魔法師,帶領我們穿梭於現實和想像之間,走進無法觸及的幻境世界。此作以著名的奇幻文學《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小女孩愛麗絲為角色,邀其入畫並與KING KING同框對話,故事中充滿好奇心的愛麗絲與會說話的動物間各種天馬行空、奇想天外的冒險劇情在此展開,產生出像是在夢中之夢相遇的特殊意象感,透過奇幻式的視覺並置,營造出更多讓觀者可以各自表述的趣味想像空間。

哈草 20F 60.5X72.5CM 壓克力彩 畫布 2020

哈草

此作蔡宜儒將印象中KING KING調皮、逗趣的生命情狀,以擬人法的筆調來詮釋,在純真、童趣的氛圍中帶入一絲幽默感,營造別出新裁的視覺趣味同時,也讓觀者會心一笑拉近了與作品之間的心理距離。從一張空白畫布到作品完成的最後一筆,當中整個繪畫過程裡,反覆交錯著想像、流動、與自在抒情之表現方式,因此對他而言整個創作過程就像是在畫布上編織出一場未知的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