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獸系列

黃建樺的《走獸》系列以動物進入人的生活空間,好似與人自然的生活在一起為創作概念,意探討人與動物之間的權利與平等性。畫面中動物的擇選、表現姿態及與空間場景的關係在藝術家的鋪排設定下看似呈現出一種奇特的視覺經驗,卻是隱藏著動物本身的隱喻意象與空間場景間所互相指涉的文化意涵。

如《走獸 – 羊》作品,相傳中世紀的歐洲,當時造紙術和印刷術尚未傳入,文字書籍是撰寫在柔軟的羊皮紙上,讓知識得以傳播,因此看似意外闖進書店的羊,形成一種文化行為的回應暗示。橫躺在捷運車廂內的犀牛、旋轉木馬上的猴群、慵懶趴躺在床上的馬來貘……,以對動物的觀察對照觀看人類的行為意向,畫面的組合運用除顯現幽默的奇趣外,同時將模糊與清晰並置,以及看不出任何明確的的時間點,融入影像的動靜態觀點於其中。